本小说有两种阅读方式: Ⅰ①②③④⑤⑥⑦  Ⅱ④⑤⑥③⑦②① [一]夏日的闷热拢罩着这个狭小的城市,一切的一切都是油腻腻。小小的破灰楼被密密麻麻的小广告贴得快要喘不上气来,挤在广告中央的是一张不显眼的奖状。 “恭喜本楼305号李燕获得B城‘诚信少年’称号。” [二]盛夏九日 ... 查看全文

白不知道像这条走廊上高悬的摄像头在这里还有多少,但至少这一个他有把握躲过。就像他知道,明处的摄像头并不可怕,暗地里的监视才是无孔不入,可他有自信从这“天网”中脱身一样。此时此刻,白正走过这条走廊,若无其事的样子,但紧握的右拳和脑门上的薄汗显示了他内心的紧张。他背对着摄像头快步走着,一闪身... 查看全文

玲的琴声是老师们最赞赏的,有时她的那一双纤长而不失力度的手只摆在琴上时,评委老师们都忍不住多端详一番,似乎是上帝天赐予她的宝贝和天赋,与琴的磨合融入了她的生命,倾注了她所有的爱和所有的心血。 然而她的人生离美好只差一步,作为琴者,脸上的伤疤好像从来没有愈合过。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因... 查看全文

那一年,我十六岁,暑假的时候,学校的民乐团组织去西安采风。“轩葶,你去不去?”好朋友小落满怀期待地望着我。我抚摸着手中的箫,无甚兴趣。“你去吧!我听说西安有个百年的乐器老店,你不想去看看吗?”“好吧。”我只好答应了,我抬起头望着小落,她的身后有一只猫的影子若隐若现。 每个人都有前世,夰我...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晾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题记 陌上花开,那处初见 是一个午后,阳光正好。她靠在西窗旁,温馨舒适。她伸出去拿那本书页泛黄。无人问津,却令她着迷的宋词,却碰到了他的手。她抬头,与他四目相视、抽回了手,尴尬一笑,抱着手里的书坐到了书桌旁。他取了那本宋词,坐... 查看全文

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黑暗中蜡烛的火光摇摇曳曳,有几支的火焰忽得被风吹散了,一会儿又亮了起来,待我吹灭蜡烛,再睁眼,周围一切似乎都消失了光亮,街上的灯会都灭了,只有手机屏幕散发出点点微光,但手机的信号格却是无论如何也没能亮起,气氛有些诡异。 空中似有一颗流星划过,声音从头上的天空落入耳中... 查看全文

十六岁,一个不该有孩童的稚嫩与天真的年纪,一个不该有撒娇的权利的年纪;偏偏又是一个还没有成人的稳重与沉着的年纪,一个还没有对自己全权负责的能力的年纪,尴尬,迷茫。 但十六岁还有一个名字,花季。 踏上去美国参加舞蹈比赛的航班,我戴上耳机把自己浸在一个充斥着欧美乡村音乐轻快旋律的世界。身后是... 查看全文

破晓的光照亮这座一半雨林一半沙地的海中荒岛,号兵吹过“三全音”,望陆抓了军服爬起来。他撕去了墙上日历的最后一篇,小字里埋着两个红色的东西,望陆走近一睢,今日便是元旦。 “十六了。”望陆这样想着;“十六了”脚下的岛也这样沉吟着。 清晨列队完毕,排长台明义对着沙滩工地上的兵们喊道:“今天是中... 查看全文

他从小就喜欢高大的东西:他家里最高大的一般是他父亲,尽管有时候很少会来串门的叔叔看起来明显更高;他家所在的那幢13层的住宅楼,虽然他只爬到过第11层——那是他家的位置。还有什么呢?哦,他小时最爱玩的积木;他很热衷于那种看到整块的结构在高高的晃动却仍稳固地不至于倒塌的感觉。 “哦,亲爱的儿... 查看全文

我见过她。 几乎是在看到她的同一刻,我心里闪过了这句话。她要栗色的头发扎在脑后,长长的辫子垂到了我面前的金属材料上。我是A18号,她是A17号,我们出生在同年同月同日同一分,所以考号编在了一起。 这一门考材料工程,考完这一门我们的“最终测试”便结束了。所有刚满十六岁的少年都要参加这次“最... 查看全文

一 “你永远地别想成为我们蒙古族的男子汉!”巴图向倒在泥泞里的苏力德啐了一口,便和其他男孩炫耀着这轻而易举的胜利,大笑着离开了。 苏力德挣扎着他满是泥污和杂草的身体爬了起来,被捏过的手腕隐隐作痛着,还留着被巴图钳制过的痕迹。 苏力德早已习惯了。 只是似乎将满十六岁的这一年,这样莫名其妙的... 查看全文

叶子十六岁了。 时光光洁了她小巧的脸庞,眉眼都长开了。水汪汪的大眼十分惹人喜爱;个子也“蹭蹭”竹节般地拔高了。身材有了些起伏,隐隐地展现出了玲珑的味道来。叶子照着镜子,心口一个成长的小量杯被喜悦与兴奋满溢了。是啊,她十六岁了,长大了。 穿着从前不被妈妈允许的热裤,叶子抑制不住地一蹦一跳着... 查看全文

四月撩人而性感的春风被他砍得七零八落的毛绒玩具猛灌入教室,轻柔如少女指肚丝滑的触感到发土拨鼠体内荷尔蒙的沸腾,入骨的欲望泡沫一个又一个破灭,最终将土拨鼠导向为心爱的女孩梅梅独身策划一场完美音乐会的青春期疯狂幻想中,更疯狂的是他竟设法将幻梦编织成现实。 河豚,我想办音乐会。音乐会?你疯了吧... 查看全文

那年他十六岁,上高一。 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辍学,开启了他追寻篮球梦的道路。 刚进球队时他饱受冷眼相待。他是球队中最小的,所有人都比他大至少四岁,他们觉得这样一个还未发育成熟的瘦男孩儿根本没资格进球队。他们对他指点、哄笑,他觉得自己好像赤裸着身子在众人面前,耳根子有点发热,脚步也似... 查看全文

没有人知道老者已经多少岁了。 他似乎和村子,和树的年纪一样大。当钢在练把式的时候,他就坐在门槛上抽烟,吐出的不像是尼古丁而是他身上仅存的些许生气。 钢快满十六岁了。 老者没有什么多余的招工可以教给钢了,所以他能做的,也仅剩抽烟,如同一只的机器,不断吸入,不断吐出。 “师傅,您说,这世上有...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