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鹿港之殇 精推

2 0

犹记昔年故园,金栏倚,佳人翩翩。望彼岸昇平,不过惊鸿照影;如今余歌婉转回荡,想来不过悠梦一场。

重闻这旧日的旋律,便似告落之时的夜雨,倾落那海棠花上。夏日岛屿的馨香,化作海风,笙歌回唱。

亦回溯起那明月悬空的寒夜,车站人群熙攘。遥望西方湛蓝的长空,“是离别的时候了,从此是二世相隔罢。”回望的笑,似夕岗濯满天的霞,映著泪光。

此去经年,榕树的木痕增了又几,至小廊成虚,笙歌无跡,答无归期。海雾漫起,埋没告别的声息。兰花与稻米,阳光照耀的土地,田野上的姑娘吟唱著,“淡水清呵,海风长呵,家乡远呵,心内悲呵。”

太平洋的风儿轻拂海滩的槟榔,在西海岸遥望,那对岸的地平线上,是故人梦中的远方。小河岸的故人,是否去了远方,但留孤影,化作霓虹一缕,空余彷徨。

当风尘刻画幽梦,当世间本缘忘情,当旧忆不清,当清白不明,终觉霓虹非道,幻梦非行,那佳人倩影,為那长风吹拂,散落在岛屿山谷,吹落在峰台平野,浮落在海岛洲汀。正如孤只船影,漂泊在南岛的海域,至海水似月光浸没行径。

闻旧日序曲,望红墙灰瓦,念庙宇长庭,眸边浮现昔日的梦境——那悠远的情与雨夜之花,以及那亲切的故乡,村落邻舍的窗,漫野的玉兰花香,歌唱过的回廊。

恍然回醒,听那汽笛悠扬,不觉感伤。徘徊回望,步小城四季来,似花影玉人在。如今几许风雨,伤悲不袭,青春不去。韶华倾逝,岁月催梦长。

惟念此曲,只闻重楼有吟:夕暮垂秋叶,清曲伴秋风,抬目望故园,昔忆浮半生。

“故园清曲故园情,半生烟雨半生行。”

便教这告落之梦,于佳曲之中,就此息罢。

回味之意,故曲之情,却经久不息,恒流尘世,无时回唱。

今日一曲,不禁长泪满面,化作倾盆之雨落著在浊水之东。而青春一梦,恰似黄昏鹿港,回味悠长。

用户评论 0条评论

安凉夕

文章3

点赞4

评论0

精推1

总阅读量841

转发量0

查看全部文章